学会拒绝对自己不舒服的瑜伽辅助

时间:2019-08-28
   上周来了个朋友,聊到她为了瑜伽馆的促销299元课程加赠瑜伽服一套,马上办了卡。她说她真的就是因为离家近和那套还没领到手的瑜伽服才去的,因为她每周有上我的课,但是想找个场地再练练,她还说课上教练非常勇猛,喊口令如跳操,根本不带提呼吸这档子事儿的,纠正会员体式的时候具有化骨绵掌的力道,感觉老师要把自己掰弯了(脸红)。
   就因为她问了老师一句,老师,咱们瑜伽课不讲呼吸么,她就被从小白班分到了有基础的班。我不禁心中一紧,真替她捏把汗,毕竟现在的教练行业里,仍有一部分把瑜伽当体操练的人,而且咱也不知道不敢问,有那种认真劲呢,替你负责的感觉,自己也会在课上很容易把达到某种标准体式作为硬性目标,因为人家毕竟是“老师”啊,人家都能腿从这到那,我也得加油不然这钱不是白花了。聊完我问,你练习完之后什么感觉一堂课。她说,累,但是又觉得很值,毕竟那么多人,老师能到身边来辅助已经很不错了。这引起了瑜伽教练培训小编一直以来都想聊一下的话题。

瑜伽教练培训小编教你对不舒服的瑜伽辅助说NO
 
 
01“那种被洗脑式的“瑜伽课”上完就是痛并安详的诡异”
 
那份安详大多来自课前自己本身对瑜伽映射的印象,以及大家都觉得瑜伽就应该是那样的,缓慢的摆着看似人畜无害的pose,老师越严厉纠正说明人家越对你有责任心,但这个说法太牵强。如果在课上老师引导会员们体式练习,逐渐成了对摆弄身体以达到某种看起来的“正位”,那基本上我们“正在瑜伽”这件事的意义也就销声匿迹了。瑜伽八支中第一支是Yama,Yama的第一条就是Ahimsa,非暴力或不伤害,每年都能看到中国更多的瑜伽从业者去选择进修,游学,但是每年各个瑜伽馆,甚至是非常正统的具有传承资质的有些老师手下还是会有学员被纠正体式骨折,拉伤等等事件。是的,我们的瑜伽环境一年好于一年,我们接受的正统瑜伽教学也越来越深度,有的老师可能会模仿自己的国外导师对学员进行粗鲁的调整,会有错觉,认为这样的纠正是一种“力量”,这种迷之自信不仅带给自己瑜伽路的阻碍,也会给自己的会员不正确示范,甚至带给会员身体的伤害。
 

瑜伽教练培训小编教你对不舒服的瑜伽辅助说NO
 
 
02“要想深入学习瑜伽必须去上小课,大课只能让你对瑜伽产生幻觉”
 
虽然我也是一路上大课过来的,但当我想更深入了解瑜伽这门课,而不是把它只看做健身方式的时候,我开始上有关课程的小课。首先我们不能拒绝瑜伽大课是能带给大部分会员了解瑜伽的方式,它像是瑜伽的敲门砖,你可以选择不同课程不同老师,最终找到自己最中意的系统。然而更不能否认在对瑜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我们不管不顾瑜伽的核心和精髓,只是跟着乌泱泱的人群摆出优美体式,为了坚持一个体式,多少人都是憋气憋的面红耳赤。大课上为了照顾到更多的会员,基本上老师是看不到你的身体状态的,最后,我们大都是带着瑜伽课上完,出了一身汗,觉得流了汗吃了苦,氛围很好大家都很猛的亚子,离开教室。这可能是大课对瑜伽最基本的误会了,对身体细微层面的感知,对呼吸稳定后带来的内心的平静,以及通过体式练习这个身体的工具,我们试图沟通的是自我感官最终的消逝,我非常感谢我初学瑜伽时的几位老师,他们用自己的言行来告诉我,瑜伽是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我的瑜伽启蒙原来都是在课下跟随老师的时间,并不是在体式练习中。
 

瑜伽教练培训小编教你对不舒服的瑜伽辅助说NO
 
 
03“瑜伽老师真的有责任先学做人再来教学”
 
入瑜伽这行越久,你就越会觉得,上瑜伽课其实不是上课,是你把所学的一切人生经历,经验给学生,传达给他们,这责任之重大,之真善美!之前有看过一篇文章说瑜伽老师不是服务业,我倒觉得没那么绝对,现在的这个社会,每个行业都是另一个行业的服务者了,相互依附,你在其他领域受了挫,确实需要一节瑜伽课释放你的部分情愫,这是非常顺理成章的。因为瑜伽系统里有很多都适合对我们身心灵的呵护,无论你跟着老师进行体式或唱诵或冥想都可以达到效果。同样,瑜伽老师在课外也需要依附于其他行业的服务,从而疗愈自己也会疲惫的心,当你的情绪舒展,学员会感受到,想让别人感受到宁静,你的心首先是更深入的平静的。这是作为瑜伽老师基本的道义了,而身体的接触,调整,纠正更是如此,只有自身有那份素养,懂得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以及能很好的照顾到自己身体敏感层的人才有余力去爱护学员的身体,才会带给学员良好示范。
 
瑜伽教练培训小编教你对不舒服的瑜伽辅助说NO
 
04“瑜伽的终极练习就是自我相处,课上如果你不需要老师辅助请直言不讳” 
 
我的朋友曾经告诉我,因为最初在一个瑜伽馆办了卡,馆里全是镜子,老师上课是背对着他们,所有人面向镜子,于是一个月下来,导致她在家里不会自我练习,只能靠看镜子或者老师辅助。这不能全怪瑜伽老师,固然,老师引导学员造成的,但老师更可怜。虽然这些年也觉得瑜伽环境越来越成熟和正经了,但是还是会听到这样的消息,看来瑜伽行业的学习需要不停的肃清,我们每个从业者甚至学生,都要定期的进行观念上的正念修正,这样瑜伽这弯清流才能时时洋溢光彩,(说跑偏了,拉回来)。我朋友说,课上,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最舒展,呼吸最舒服的时候,老师走过来掰了她,体式上看更深入了,但是直接导致我朋友无法缓慢平稳地呼吸了,之后重重摔倒,于是她的自我反省机制开始作祟,她认为老师是对的,重新开始拧巴的练习。

在瑜伽教学中,无论是什么教学方式,无论有什么变化,呼吸是瑜伽引导最重要的环节,老师只要来纠正,就是我错了么,答案是不一定哦,首先我们要清楚瑜伽的体式无论简易繁复,最后的目的是能够进入冥想状态的静坐,即使是被称作流动的冥想的阿汤也同样。而我们对精微层细致的感知不可能借由外力产生,比如老师硬压在你腿上的手,有时反而会破坏我们自身敏感度,或许你的体会慢一些,但也是因为长期更深层呼吸的练习,而逐渐领悟到的身体内部微妙的打开,有点像孩子长大过程中家长替他做了好多,失去了让孩子深层体验的可能性。一些瑜伽课上可有可无的辅助大可不必。所以当你觉得自己正在享受自己和自己很舒服的相处时,你是可以分辨出有益辅助和无效辅助的。

瑜伽教练培训小编教你对不舒服的瑜伽辅助说NO
 
 
最后想说说,我们练习瑜伽的目的和发心,是哦,练习瑜伽也有发心,我们大多既是瑜伽老师也是学生,起初接触瑜伽,不管是哪个体系,我们都是为了健康的,为了缓解身体内心的憔悴,为了让自己看起来状态更好的亚子,没有一个人是为了参加比赛去学习瑜伽,可为什么中途会发展成一味的追求体式追求资质证书,追求有违于瑜伽核心的乱七八糟。甚至有人觉得练习瑜伽受伤和其他运动时受伤一样是正常的?(没办法不哭)瑜伽精髓中的非暴力不伤害,也要放在自身,如果我们的发心是正念的,人性的,谦逊的,对学员的辅助会更体谅,观察更入微,会避免很多伤害,在家的自我练习也会更平和。
 



青岛WJ+俊瑜伽学院

地址:胶州市广州南路129号将军花园小区12号楼12-1

邮编:2660000

免费咨询热线:13505325822

传真:0532-8722-7779

邮箱:0532-8722-7779

工作时间: 0532-8722-7779

青岛俊瑜伽
微信公众号

官方小程序

马春妹老师

况红老师

黄雅欣老师